WFU

2019年12月8日 星期日

2019年12月5日 星期四

公視|獨立特派員|荷蘭長照2.0|資源連結『長照專題心得』


作者:李昂嶽





先看見需求才知道連結什麼資源


在社會福利服務裡,資源連結可以分為正式資源及非正式資源,資源連結的用意在滿足需求,需求評估在長照服務裡十分重要, 可以精準評估並輸送資源,讓資源發揮最大功效,評估者真是充滿很大的權力。

影片中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這些社區照顧據點是由受過專業訓練的志工運營,居服員除了扮演評估者的角色,還做到社區資源的培力,發揮非正式資源很大的功效。


除了直接服務還有社會倡議


這個非營利組織利用五年的時間發聲與國會溝通,倡議社會政策及立法在保險給付制度方面無法配合現行實務需要,而最後國會也通過了改變保險金給付制度來貼近實際執行情形。

五年的時間透過需求的表達、溝通,可以影響國會、政府做出具體的政策、立法改變並落實到執行面,很令人佩服。


台灣的福利社區化


曾經在社區服務的經驗,告訴我台灣的社區是有十分雄厚的非正式資源,在與正式資源的搭配協調下可以透過有系統、有計劃的運作來解決社區許多公共化的問題。

無論是哪個年齡層的人,社會參與都是一項十分重要的需求,特別是失能、身心障礙等易受社會排除者。

台灣的據點,像是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在地方送餐及日間照顧做的很用心,揚生基金會的揚生60館也是很棒的社區參與選擇。還有許多里長、社區發展協會、宗教團體有辦理共餐、電話關訪等服務,福利社區化還是感受得到的。

當然城鄉差距及資源分配不均的問題還是需要改善,照顧服務人力不足,提供的服務時間跟內容是否真的能符合每個需要長照的家庭,還是需要進一步了解,或許可以訪問照顧管理專員,直接了解一下實務運行現況跟改變。


自己的居家服務使用經驗


我曾經是社區失能者的評估者,我也曾經是長照居家服務的申請者家屬,我自己的感受是評估很制式,幾乎依賴的都是正式資源,真正失能時,社區的非正式資源對於家庭照顧者真的沒有太大的幫助,這是個人感受,當然或許有行政區的差異吧。


失能時有哪些資源可以使用呢?



國家考試|社工師證照|磕磕絆絆的學習背景


作者:李昂嶽




志願亂填分發上社工系


民國95年我從永春高中畢業,指考成績260分吧,我印象中好像沒有人覺得我考好,但也沒有人說我考糟了,反正都這樣了,該幹嘛就幹嘛。

填志願前要落點分析,我不知道這種成績有什麼好分析的,既然沒辦法決定命運,於是打算讓命運決定我的未來。所以就按照順序填了下來,公布分發那天,我看到:『東吳大學社會工作學系』。

『這啥?』


與快二一常伴的大一大二


這可能沒什麼人記得,但大一大二我就是個打工仔,在燒肉店燒木炭、咖啡廳做飲料。社工系大一必修社會學、心理學、社工概,我都聽不懂,然後還有幾件比較荒謬的事:

『大一』

  • 社會學只去過四次,段考前一天不知道哪來一本秘笈背完去寫就及格了
  • 人際關係與溝通因為期末考忘記去被當掉
  • 以前東吳大學可以躺在大階梯旁邊抽煙,旁邊寫著養天地正氣
  • 社工概考社工3C時寫了curing | caring | cash(忘記最後一個C是什麼)
  • 瑪麗芮奇孟一直記成瑪麗蓮夢露,同學說西蒙波娃是莎拉波娃XD

『大二』

  • 大二上都在上通識、外語、電腦、體育,其他時間都在打工
  • 個案工作、團體工作、人類行為通通聽不懂
  • 上社會問題只覺得怎麼那麼多問題
  • 聖經選讀被當,好挫折
  • 大二下把社工系必修都退選,決心要去唸日文系



日文系又不是你說唸就唸的


才剛揚帆準備出海,船就沈了。日文系辦助教正眼都不看我一眼地表示不讓外系生選必修課, 走出一教研時我心裡滿複雜的,是驚慌嗎?覺得自己很白痴,一直在搞砸事情。等到加退選都結束時,我已經放棄念日文系。

走出校門,撥了電話給爸媽說我想休學,心裡覺得自己真是白目,但最後還是得到了支持。就在休學大地遊戲最後一關,學務處承辦人跟我說,你日文系必修都選上了,你還要休學嗎?




『都選上了,你還要休學嗎?』
『都選上了,你還要休學嗎?』
『#$%^&*#$%^&*(#$%^?』

我遲疑了一下,在幻想中已經燒掉日文系辦公室,然後說:『我要休學』。辦完手續走出校門,我決定從現在開始我要為人生每個決定負起責任。就這樣補習日文補了一年,考過了日語檢定N1、考上日語領隊,別人問我以後要幹嘛,都說我想當口譯或領隊。

但其實我的目標是考轉學考試回到日文系畢業,結果世新大學備取、東吳大學備取。突然覺得人生好難,怎麼自己能力那麼差,連考試都考不過。

家人、朋友問我要怎麼辦?心裡想著我哪知道,我也是第一次這樣啊,復學啊,不然怎麼辦。


日文都看得懂,沒道理中文不行


既然決定復學,就要好好念。日文都可以看得懂,沒道理中文不行。從大三上開始,開始彌補大一大二的業障認真上課,從大三開始到大四幾乎每天滿堂。

不知道是不是多學一種語言會開腦洞,思考跟理解能力都比以前好很多,以認知發展理論來看,大概是剛解鎖形式運思期的感覺。

很順利,在大三大四兩年,透過課堂及作業,還有較勤於查找資料與討論的過程,我補齊了大一大二遺漏的基礎,我開始知道這門學科在做些什麼。

但其實我沒有想過,後來我會走入社工領域。如果我當時沒有決定我要考社工師,是不是我的人生會完全不一樣。


當時的決定



2019年12月4日 星期三

稍等一下



..趕稿中..

2019年12月3日 星期二

國家考試|社工師證照|一切都從考古題開始

作者:李昂嶽




準備考試時,最痛苦的就是怎麼唸好像都念不完,怎麼寫好像都寫不出來。選擇題每一個選項看起來都一樣,申論題都像是出題的沒事找碴。

看到新聞時事會過度敏感,什麼都覺得好像會考,補習班的考猜命中都100%,雖然明知道講義都是一堆課本複製貼上,當然100%,但補個習好像就有安全感。

好痛苦,幹嘛不去餐廳端個盤子就好,當什麼社工師。誒,我真的常常有這個念頭。


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


2019年12月2日 星期一

公視|獨立特派員|荷蘭長照2.0|居家照顧『長照專題心得』

作者:李昂嶽





荷蘭是個怎麼樣的地方


台灣人口密度較高、但高齡化速度與少子化問題都比荷蘭嚴重,產業類型與人口的教育水準也都比台灣進步。台灣可以怎麼學習呢?

荷蘭是以市場經濟為主的經濟體,在經濟自由度指數列出的全球177個國家中,排名第17。在2011年,它是全世界人均收入第10高的國家。

在2013年,聯合國世界快樂報告中,將荷蘭列為全世界第4快樂的國度,顯示了這個國家人民的高品質生活。

荷蘭人口數約1700萬人,以荷蘭目前人口組成和可用勞動力而言,不僅勞動市場的人力供應與企業人力需求契合,工作年齡人口(15-64歲)佔總人口的比率也相當高。


荷蘭長照服務的優勢


影片中提及荷蘭這間公司在長照的變革與實際服務經驗,創造了經營者、照顧者、被照顧者的三贏局面,背後的思維才是最值得學習的。

評鑑的根基理念是控制,不是鼓勵人們去做正確的事,現在要將制度改為信任,讓他們可以去做自認為對的事、為自己負責、願意自豪說自己做了什麼。 
賦能被照顧者的照顧理念:『激勵客戶、維持自尊、減輕照顧負擔』,照顧的完成,來自於被照顧者的合作,他們也是團隊的一部分。 

誒,這跟我念的社工師教科書講的很像,但是說實在的,台灣很落實評鑑、也很擅長消權被照顧者。看完影片很敬佩荷蘭可以將長照服務做的那麼流暢、薪資也高。


荷蘭怎麼做的


影片中提及了許多為何荷蘭這間公司可以做到的訪談片段,簡單摘述一下:

  1. 居服員的專業水準高:70%以上居服員有護理師資格
  2. 社區照顧的基礎建設落實:所謂的基礎建設落實是指專業人力資源的媒合與銜接做得很好,不會有服務中斷的問題且社區的醫療單位也提供十分足夠的到府協助。
  3. 打破科層、創造最務實途徑組織:這令人驚艷,放棄科層制度我認為是台灣最需要做的。
  4. 小組制、評估與服務執行合一:同團隊約10名照顧者,彼此各有專長,互相支援,同時是評估者與服務執行者。團隊成員自行招募、條件嚴格。
  5. 放棄照顧管理專員、只把清潔委外:台灣的照專制度,徹地的把評估與服務執行分開,而且已經如此運行許久。服務提供者,花許多時間在協助居家清潔也很常見。

這種條件下,照顧者流動率低、薪資高、工作品質良好,也因為如此,家屬和被照顧者可以信任照顧者。反觀台灣現況,失能評估、經濟評估、醫療評估、輔具評估、服務執行全部分開,常常搞不清楚有問題到底該找誰。


台灣可以怎麼學習


這間公司是荷蘭員工滿意度最高的公司,基金會背後資金來自荷蘭保險公司。他裡面說了句有趣的話:『不浪費錢給疊床架屋的管理者』。

台灣照目前看起來,不太可能在長照服務放棄科層。依據長期照顧服務法,鐵定也是有評鑑制度,我猜未來的財源,一定也是開辦全民長照保險,然後缺口用稅金支應。

要瞬間提升照顧者的專業水準應該有難度,要直接求評估者做服務執行者一定也會天下大亂,只能說這題難解。

台灣對照顧存在刻板印象且時常與女性綁定在一起,目前的照顧勞動力市場多數是二度就業,普遍學經歷較低。但不代表就不能從根本變革。





假設自己是服務使用者


如果我是被照顧者,我會想要哪一種服務呢?我選荷蘭啦。但這樣不切實際,我還是準備好足夠的失能險保額,購買市場服務,同時期待政府跟市場資本的長照配套可以越臻完善。

影片中提及這間公司是非營利組織,背後是荷蘭保險公司提供資金,不知道台灣有沒有保險公司或金控集團願意為台灣做這些努力呢?


算一下長照的可能花費金額




保險在幹嘛,全險是怎樣?







保險作為金融商品的本質


保險是金融工具,在現行金融法規範下,發揮了金融的本質。 金融有哪些本質?

時間有價。
資金聚集。
風險分散。

保險作為金融工具,發揮了這三大價值,特別是在資金聚集跟風險分散的部分。 也因為這兩個特性,當風險發生時,可以快速的提供理賠資金。對衝風險。 當然前提是買得對、買的合理。


全險指的是人生所有可能遇到的風險


風險的範圍其實就在生老病死殘之間。全險所對照的相關商品,也都是在解決風險發生時的資金需求。

  1. 生老:長壽風險。屬於個人資產規劃部分,依照個人財務能力與風險承受能力,並不一定要透過保險商品來規劃。
  2. 疾病:重大支出風險。依台灣現行醫療體制,我們須承擔的是部分負擔、自費手術藥物、以及因為住院所損失的工作所得。
  3. 死亡:個人責任風險。依照個人所承擔的貸款、家庭責任,來做壽險或意外身故保額規劃。衡量的指標是房貸、車貸、父母子女在無經濟能力期間的所需花費。
  4. 失能:長期照顧壓力。依照個人期望的照顧品質、照顧者屬性、照顧情境來做安排。衡量指標是無經濟能力期間的必須開支、照顧費用、輔具及環境改善費用等。

可不可以都不要規劃保險商品,風險自留? 可以,只要承擔得起,風險自留本身就是一個選項。如果不自留或理性分析一下沒辦法自留,就要有所選擇了。選擇需要先將保險商品分類,可以先粗糙用兩種分類方式。


風險不自留的選項


  • 第一種是商品是保障終身或有一定年限。
  • 第二種是我繳的保費會不會還我。

在純粹風險規劃的初衷來看,保費應當視為支出,會有還本的設計,我個人認為也可以從為了減少人性中對損失的規避心理而設計。

至於定期與終身的分別,最直接的差異就是保障年期以及保費支出金額的差別。 所以我認為,規劃不還本的商品,理性上是對的。但至於終身跟定期的選擇,則要自己依照家族病史跟整理平均餘命、現行醫療水準、情感需求來判斷。

終身的費率是平準費率,通常繳費20年,每年保費固定,繳費期滿終身保障。這個險種的優點是越年輕買越便宜。

定期的費率是自然費率,隨著年紀越大、保費越貴,通常要繳費至保障期滿時。例如意外險與定期醫療實支實付,通常是保障到65-85歲。優點是低保費高保障。

所以通常會建議,終身跟定期依照險種屬性綜合搭配,用適當的保費規劃最大的保障。商品以不還本的為主,真的會有損失感且負擔得起,再規劃還本的險種。





想了解一下費用不想買不想被打擾